私募基金行业,私募基金可以购买吗
发布时间:2019-12-14

  1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公布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以下简称清单2019)明确了对私募基金行业的管理。其中提出,非金融机构、不从事金融活动的企业,在注册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原则上不得使用“基金管理”(注:指从事私募基金管理业务的基金管理公司或者合伙企业)等与金融相关的字样。

  为确保信披备份系统定向披露功能平稳上线,本着不溯及既往原则,定向披露功能上线后,信披备份系统将仅向投资者提供2019年末及以后各期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报告,即私募证券投资基金2019年12月月报(如有)、2019年四季度报告、2019年年度报告及以后各期报告;私募股权(含创业)投资基金2019年四季度报告(如有)、2019年年度报告及以后各期报告。此外,对于私募资产配置基金及其他私募投资基金,如投资者要求通过信披备份系统查询所购买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报告的,相关私募基金管理人可参照《私募投资基金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指引2号-适用于私募股权(含创业)投资基金》在信披备份系统备份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报告,并为投资者创建查询账号。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今年8月,厦门证监局也对厦门时位长信股权投资、厦门东方汇富股权投资、华尚股权投资、福建省同亨投资、厦门倍凡投资等9家私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其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未对基金进行风险评级、未对部分投资者的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进行评估、未建立激励奖金递延发放机制、将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投资活动、基金未托管、未按约定向投资者进行信息披露等。

  上周市场小幅调整,其中上证50下跌0.94%,沪深300下跌0.55%,中证500下跌0.19%,创业板指数下跌0.89%,海外市场中恒生指数下跌0.93%,而美股继续走在创新高的路上,道琼斯指数上涨0.63%,标普500上涨0.99%,纳斯达克指数上涨1.71%。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和公募基金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不同,私募基金这方面的要求低得多,加之政府监管也相应比较宽松,因此私募基金的投资更具隐蔽性,运作也更为灵活,相应获得高收益回报的机会也更大。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今年7、8月,湖南证监局对湖南兆富资产、湖南瑞启汇资产、湖南恒途投资、长沙乐观投资、长沙红森林资产等5家私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等。其主要问题包括备案信息不符合实际、没有给投资者进行风险评估、没有确保资金来源合法、合同资料丢失、没有进行适当性告知录音录像等。福建证监局对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福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豪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开出罚单,主要问题包括向投资者承诺收益、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基金产品未备案、未保存公司成立以来私募基金投资决策方面的记录等。

  1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公布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以下简称清单2019)明确了对私募基金行业的管理。其中提出,非金融机构、不从事金融活动的企业,在注册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原则上不得使用“基金管理”(注:指从事私募基金管理业务的基金管理公司或者合伙企业)等与金融相关的字样。

  合规是私募基金的生命线。从私募基金的角度说,《清单(2019年版)》解决了私募基金的“注册难”痛点,私募基金行业的市场准入将更加透明公正,准入隐性壁垒将进一步消除,私募行业将进入规范、透明、高效发展的新阶段。当然,公司治理、募集、信息披露等合规成本也提高了。

  做好私募基金良性发展,要坚持差异监管,提升监管的精准度。将股权基金和证券基金区分开来,将创业投资基金同一般股权基金区分开来,将高风险机构、重点机构和一般机构区分开来,加强分类监管,突出重点,全面提升监管有效性和精准度。坚持发挥合力,支持行业创新发展。研究股权和创投基金管理人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的方式和路径,进一步优化创业投资基金“反向挂钩”政策。推动完善私募股权基金税收政策和中长期资金投资私募股权基金的政策规定。

  12月A股市场仓位增减投资计划指标值为107.58,相比上个月上升5.29个点,是近3个月最高值,这意味着在9月末私募平均仓位大幅降低后,基金经理加仓意愿明显。具体来看,21.80%的基金经理选择将在12月加仓,其中,2.37%的基金经理表示会大幅加仓,较11月分别提高6.83个百分点和0.84个百分点。此外,8.06%的基金经理选择在12月减仓,较上个月减少1.87个百分点。

  私募基金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基金发起人、管理人必须以自有资金投入基金管理公司,基金运作的成功与否与他们的自身利益紧密相关。从国际目前通行的做法来看,基金管理者一般要持有基金3%— 5%的股份,一旦发生亏损,管理者拥有的股份将首先被用来支付参与者,因此,私募基金的发起人、管理人与基金是一个唇齿相依、荣辱与共的利益共同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较好地解决了公募基金与生俱来的经理人利益约束弱化、激励机制不够等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