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怎么购买,私募基金的使用
发布时间:2019-12-12

  信披备份系统中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报告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按照《私募投资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及私募基金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指引向协会进行的备份,协会不对信息披露报告的内容进行核实和审查,信息披露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和准确性由私募基金管理人自行负责。按照上述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负责信披备份系统投资者查询账号的维护和管理工作,包括投资者查询账号开立、启用、修改和关闭等。信披备份系统维护的投资者应与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协会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以下简称“AMBERS系统”)维护的正在运作的自主发行类私募基金的一级投资者保持一致。

  不久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座谈会,围绕“大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明确提出“坚持行业定位,逐步出清‘伪私募’”,倡导“坚持刀刃向内,切实改进登记备案工作”。基于现实,把好私募基金管理的“入口关”,建立适应私募基金行业发展的法律法规,尤其是通过加大处罚力度,加强私募基金登记等“源头”防控,已迫在眉睫。

  基金按是否面向一般大众募集资金分为公募与私募,在中国金融市场中常说的“私募基金”,往往是指相对于受中国政府主管部门监管的,向不特定投资人公开发行受益凭证的证券投资基金而言,是一种非公开宣传的,私下向特定投资人募集资金进行的一种集合投资。其方式基本有两种,一是基于签订委托投资合同的契约型集合投资基金,二是基于共同出资入股成立股份公司的公司型集合投资基金。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针对新备案私募基金的投资者,私募基金管理人应自相关私募基金备案通过之日起在信披备份系统维护该投资者查询账号;针对存量私募基金的新增投资者,私募基金管理人应自相关私募基金在AMBERS系统完成季度更新之日起在信披备份系统维护该投资者查询账号;针对存量私募基金的已退出投资者,信披备份系统将于相关私募基金在AMBERS系统完成季度更新的第二日自动取消该投资者查询账号对应基金勾稽信息,私募基金管理人也可自行根据投资者退出时点手动维护投资者查询账号信息。针对相关投资者已全部赎回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基金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关闭该投资者的查询账号。

  “包括江西在内的中西部地区私募基金在全国所占的比例还不算高。”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从注册地分布来看,集中在上海、深圳、北京、浙江、广东等地。未来江西的私募行业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私募产品和私募市场的健康发展对健全江西多层次资本市场及实体经济发展还可提供更多的支持力量。

  投资者看合同时,要重点关注合同中是否明确提示投资风险、投资范围或投资标的,核实相关条款与宣传推介内容是否一致,是否托管,是否约定纠纷解决途径等。量力而行不贪小利。投资者要从自身实际出发,量力而行,对照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判断自身是否能够投资私募基金产品。在满足合格投资者标准的前提下,再选择与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产品。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今年7、8月,湖南证监局对湖南兆富资产、湖南瑞启汇资产、湖南恒途投资、长沙乐观投资、长沙红森林资产等5家私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等。其主要问题包括备案信息不符合实际、没有给投资者进行风险评估、没有确保资金来源合法、合同资料丢失、没有进行适当性告知录音录像等。福建证监局对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福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豪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开出罚单,主要问题包括向投资者承诺收益、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基金产品未备案、未保存公司成立以来私募基金投资决策方面的记录等。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私募基金管理被纳入清单2019是国家顶层设计对私募基金行业发展提出更高要求的体现,也是政策扶优限劣的一大步、对行业而言是一大利好。而随着清单的落地,全国实行统一的准入标准和监管措施,困扰行业许久的隐性壁垒亦有望被打破,行业“草莽时代”亦将逐渐终结,迎来更加健康有序的发展。

  政策的扶优限劣与行业身份感凸显仅是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私募基金行业本身仍有诸多“病症”亟待治理。“当下是人多、产品多,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不少资产管理基金管理投资管理叫法的机构,打着私募基金的名义行违法乱纪之实。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清单2019出台有望大力整治前述乱象,但如何进一步细化落地,去伪存真、做到真正的“开正门、堵歪道”则仍需监管部门尽快颁布相关配套政策。前述接近监管的人士则透露称,“私募基金纳入清单2019只是扶优限劣万里长城的一步,后续还会有一系列的配套举措出台。

  “事实上,私募被纳入清单2019就是要让真正从事私募基金的机构使用‘基金管理’这四个字,而把那些企图打着‘基金’旗号行违法犯罪之事、挂羊头卖狗肉之辈挡在门外。”北京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