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投资公司,合格投资人私募基金
发布时间:2019-12-13

  10月17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座谈会,围绕“大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与私募股权机构代表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会议指出,当前私募股权基金行业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将采取四项举措促进行业发展,包括逐步出清“伪私募”、抓紧修订私募基金监管办法、建立分类备案机制、推动完善私募股权基金税收政策等。

  今年7、8月,湖南证监局对湖南兆富资产、湖南瑞启汇资产、湖南恒途投资、长沙乐观投资、长沙红森林资产等5家私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等。其主要问题包括备案信息不符合实际、没有给投资者进行风险评估、没有确保资金来源合法、合同资料丢失、没有进行适当性告知录音录像等。福建证监局对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福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豪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开出罚单,主要问题包括向投资者承诺收益、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基金产品未备案、未保存公司成立以来私募基金投资决策方面的记录等。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规范私募基金登记备案,正是规范市场退出机制的重要一环。将私募基金行业纳入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体系,是对私募基金“非持牌、受监管”体制即注册制的确认。在注册制而非审批制下,符合规定条件的私募基金,职能部门就该注册,而不该设置隐形壁垒或所有制歧视。如此,当能破解私募基金行业准入难、特别是民营企业准入难问题,并破解“伪私募”,优化监管协作机制。

  私募基金通过非公开方式募集资金。在美国,共同基金和退休金基金等公募基金,一般通过公开媒体做广告来招徕客户,而按有关规定,私募基金则不得利用任何传播媒体做广告宣传,其参加者主要通过获得的所谓“投资可靠消息”,或者直接认识基金管理者的形式加入。

  即便是真正从事私募基金行业的机构,同样也存在基金管理人信义义务意识不健全,信息披露制度不完善、资金募集过程中存在不合规等问题。解决行业“病症”需要内外共同驱动。对内而言,一方面是机构本身要不断加强自身合规诚信的展业意识、完善内控等;另一方面,则需要加快存量“伪私募机构”的出清。外部,则是需要监管带着行业走。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投资前后“不做甩手掌柜”。投资者在了解自身情况的前提下,应充分了解所投产品,知道买的是谁的产品,与谁签约,由谁管理,资金划到何处,具体投向何方。发现管理人管理基金存在违法违规情况的,及时向监管部门反映;发现管理人涉嫌诈骗、非法集资等犯罪线索的,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1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公布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以下简称清单2019)明确了对私募基金行业的管理。其中提出,非金融机构、不从事金融活动的企业,在注册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原则上不得使用“基金管理”(注:指从事私募基金管理业务的基金管理公司或者合伙企业)等与金融相关的字样。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和公募基金一样,其本质都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管理人要保持对投资者的忠诚,维护投资者的最大利益。一方面,私募基金要做好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的落实工作。私募基金要按照证监会要求和协会的指引,完善相关制度和流程,做好投资者分类和产品分类,全面准确揭示风险,履行规定的募集程序,将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人,坚决杜绝误导、欺诈、不实宣传,坚决禁止各种方式保底保收益。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的规模达到9.38万亿元,占到总规模的70%左右,已经成为行业中坚力量;在协会存续登记的私募股权、创投基金管理人有14802家,管理基金数量达到35492只。

  不久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座谈会,围绕“大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明确提出“坚持行业定位,逐步出清‘伪私募’”,倡导“坚持刀刃向内,切实改进登记备案工作”。基于现实,把好私募基金管理的“入口关”,建立适应私募基金行业发展的法律法规,尤其是通过加大处罚力度,加强私募基金登记等“源头”防控,已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