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是什么意思?公募基金销售系统
发布时间:2019-12-15

  公募基金既要保证投资管理透明、信息披露完善、公司治理严明,又要处理好公司股东、基金持有人、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基金销售方5方的利益关系,各方利益难以调和。公募基金公司通常面临国有股话语权独大、股权治理僵化、董事会功能受限、受托责任履行不充分等问题。由于过多依赖外部销售渠道,复杂的代销关系不仅削弱了公募基金的募集职责,而且导致销售方为了利益最大化加剧频繁申赎,长期资金难以“留住”。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1日,共有51家科创板新股开展了网下配售。其中,共有126家基金管理人旗下的2367只权益类基金获配了科创板网下打新金额,获配金额为228.76亿元。公募基金参与科创板打新呈现出全行业踊跃参与、符合打新门槛基金全覆盖的特点。科创板股票发行优先向公募等中长线资金配售,对公募基金参与科创板投资是重大利好。

  资金的安全是投资的基础,小陈基金比客户更加重视如何保证结算资金的安全与用户隐私。 通过周密的结算流程控制以及先进的加密手段,我们提供客户更加安全的交易与结算支持, 保证客户资金绝对的安全,令客户投资全无后顾之忧。

  2018年是中国公募基金行业成立20周年,二十载砥砺前行,二十岁风华正茂,公募基金行业在党中央、国务院、证监会的领导下,始终坚守“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资产管理本源,坚持“组合投资、强制托管、公开披露、独立运作、严格监管”的制度优势。

  曾几何时,公募基金是A股市场持股比例最高的专业机构投资者,被市场寄予“压舱石”“稳定器”“普惠利器”等厚望,也确实取得了收益和规模等方面的阶段性成绩。但是,经过20多年发展,公募基金的现状距离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期望仍有不小差距。部分基金公司带头放大市场的无序性、投机性,盲目追求货币基金、债券基金的发行规模,以“流量”为美;少数基金公司的治理偏离信托要求,投资人利益无法在治理层面得到充分保证;部分创新型基金产品实际仍难以摆脱杠杆、嵌套和通道的“阴影”。长此以往,造成公募基金投资工具属性弱化,资本市场买方功能削弱,基金投资管理运作短期化,缺少长期核心价值。

  回顾试点落地前,国内就早有各类互联网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开始试水。金融界灵犀智投、华夏基金查理智投便在其中,它们均以标准化公募基金为基础,借助人工智能技术,通过用画像和场景定位精准挖掘客户实际需求,借助算法和模型为其匹配合适的资产配置方案。

  如今,科创板开市满百天,公募基金作为参与科创板新股申购和市场化定价机制的主力军,广泛参与了科创板新股网下配售和打新。

  

公募基金图
公募基金图

  
 

  我国公募基金公司积极响应行业政策,顺应市场发展,布局公募基金战略投资。即使是诞生虽晚的基金公司,也日渐成为基金行业的新锐力量,在资本市场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庚基金便是其中典型案例。

  

公募基金图
公募基金图

  
 

  资金的安全是投资的基础,小陈基金比客户更加重视如何保证结算资金的安全与用户隐私。 通过周密的结算流程控制以及先进的加密手段,我们提供客户更加安全的交易与结算支持, 保证客户资金绝对的安全,令客户投资全无后顾之忧。

  从政策和法治因素看,目前各类资产管理机构所依托的上位法还有很大整合、统一的余地。《基金法》《商业银行法》《信托法》《保险法》等,既有信托关系主导的突出投资人利益优先原则的监管规则,也有民商关系主导的遵从平等合同主体地位的监管规则,受托财产法律属性不清晰,相关主体受托责任不明确,致使出现大量信贷业务与投资业务混同、违背委托人根本利益的现象。由此带来“刚性兑付”“资金池”“通道”和高杠杆结构化产品等违背资产管理本质的业务屡禁不止,助长了投机文化。

  

公募基金图
公募基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