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如何认购,私募基金的对象
发布时间:2019-12-15

  私募基金管理首被纳入清单2019,一方面是政策扶优限劣的又一重大举措;另一方面,对整个行业而言是行业身份感、辨识度不断提高的体现。“跟传统金融相比,我们这个行业一直比较小众,但如今被纳入清单2019也是国家顶层设计认可私募基金行业重要性的体现,对正规机构从业者而言有着提振信心的作用。

  10月17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座谈会,围绕“大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与私募股权机构代表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会议指出,当前私募股权基金行业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将采取四项举措促进行业发展,包括逐步出清“伪私募”、抓紧修订私募基金监管办法、建立分类备案机制、推动完善私募股权基金税收政策等。

  私募基金是从野蛮生长毫无监管到逐步纳入监管的,总体合规意识和合规水平不及持牌金融机构。要坚持合规经营,一是要重视合规问题,建立完善的合规风控体系,关注法律法规和监管要求的变化,及时将要求落实到内部制度和工作流程中。二是要坚持合规底线,坚决不从事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从业人员要遵守职业操守,防范利益冲突,不要利用非公开信息为自己谋利。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从2016年开始,主要由于以“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为核心的制度环境变化,以往的投资逻辑发生根本性改变,我国资本市场开始进入立体化价值投资时代。价值投资除了发现价值,还可以推动企业创造价值,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通过价值投资,可以优先将资源配置到最具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中,配置到符合环保、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要求的企业中,积极促进经济结构转型。

  私募基金是私下或直接向特定群体募集的资金。与之对应的公募基金是向社会大众公开募集的资金。人们平常所说的基金主要是共同基金,即证券投资基金。私募主要应用于具体投资操作的时间和空间判断上,作为提高投资分析 有效性和可靠性的重要补充。广义的私募基金除指证券投资基金外,还包括私募股权基金。在中国金融市场中常说的“私募基金”或“地下基金”,往往是指相对于受中国政府主管部门监管的,向不特定投资人公开发行受益凭证的证券投资基金 而言,是一种非公开宣传的,私下向特定投资人募集资金进行的一种集合投资。

  今年7、8月,湖南证监局对湖南兆富资产、湖南瑞启汇资产、湖南恒途投资、长沙乐观投资、长沙红森林资产等5家私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等。其主要问题包括备案信息不符合实际、没有给投资者进行风险评估、没有确保资金来源合法、合同资料丢失、没有进行适当性告知录音录像等。福建证监局对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福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豪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开出罚单,主要问题包括向投资者承诺收益、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基金产品未备案、未保存公司成立以来私募基金投资决策方面的记录等。

  私募基金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基金发起人、管理人必须以自有资金投入基金管理公司,基金运作的成功与否与他们的自身利益紧密相关。从国际目前通行的做法来看,基金管理者一般要持有基金3%— 5%的股份,一旦发生亏损,管理者拥有的股份将首先被用来支付参与者,因此,私募基金的发起人、管理人与基金是一个唇齿相依、荣辱与共的利益共同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较好地解决了公募基金与生俱来的经理人利益约束弱化、激励机制不够等弊端。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做好私募基金良性发展,要坚持差异监管,提升监管的精准度。将股权基金和证券基金区分开来,将创业投资基金同一般股权基金区分开来,将高风险机构、重点机构和一般机构区分开来,加强分类监管,突出重点,全面提升监管有效性和精准度。坚持发挥合力,支持行业创新发展。研究股权和创投基金管理人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的方式和路径,进一步优化创业投资基金“反向挂钩”政策。推动完善私募股权基金税收政策和中长期资金投资私募股权基金的政策规定。

  私募基金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基金发起人、管理人必须以自有资金投入基金管理公司,基金运作的成功与否与他们的自身利益紧密相关。从国际目前通行的做法来看,基金管理者一般要持有基金3%— 5%的股份,一旦发生亏损,管理者拥有的股份将首先被用来支付参与者,因此,私募基金的发起人、管理人与基金是一个唇齿相依、荣辱与共的利益共同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较好地解决了公募基金与生俱来的经理人利益约束弱化、激励机制不够等弊端。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文件签署不走过场。投资者应当认真对待有关个人投资者资格审查等适当性审查环节,充分认识风险揭示书、合格投资者承诺书、风险测评调查问卷等的重要性,认真审阅合同条款,而不是草草浏览文件、简单签字了事。

  即便是真正从事私募基金行业的机构,同样也存在基金管理人信义义务意识不健全,信息披露制度不完善、资金募集过程中存在不合规等问题。解决行业“病症”需要内外共同驱动。对内而言,一方面是机构本身要不断加强自身合规诚信的展业意识、完善内控等;另一方面,则需要加快存量“伪私募机构”的出清。外部,则是需要监管带着行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