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私募基金,娄底私募基金
发布时间:2019-12-13

  信披备份系统中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报告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按照《私募投资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及私募基金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指引向协会进行的备份,协会不对信息披露报告的内容进行核实和审查,信息披露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和准确性由私募基金管理人自行负责。按照上述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负责信披备份系统投资者查询账号的维护和管理工作,包括投资者查询账号开立、启用、修改和关闭等。信披备份系统维护的投资者应与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协会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以下简称“AMBERS系统”)维护的正在运作的自主发行类私募基金的一级投资者保持一致。

  私募基金的对象只是少数特定的投资者,圈子虽小门槛却不低。如在美国,对冲基金对参与者有非常严格的规定:若以个人名义参加,最近两年个人年收入至少在20万美元以上;若以家庭名义参加,家庭近两年的收入至少在30万美元以上;若以机构名义参加,其净资产至少在100万美元以上,而且对参与人数也有相应的限制。因此,私募基金具有针对性较强的投资目标,它更像为中产阶级投资者量身定做的投资服务产品。

  政策的扶优限劣与行业身份感凸显仅是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私募基金行业本身仍有诸多“病症”亟待治理。“当下是人多、产品多,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不少资产管理基金管理投资管理叫法的机构,打着私募基金的名义行违法乱纪之实。

  “虽然各地是为防范金融风险,但也存在矫枉过正的问题。”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雷继平补充道。而此次清单2019将私募基金行业管理纳入其中,其核心意义就在于将行业纳入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体系,通过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准入标准和监管举措,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将应属于市场主体的“自主权”赋予市场主体。“这对于真正从事私募基金业务的企业,市场准入将更加透明公正,准入隐性壁垒也会进一步消除。”北京股权投资发展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任鹏说道。

  “私募基金在各地市场准入标准不一、要求五花八门、不同背景机构递交材料不同,审批也是时松时紧,虽然地方政府目的是防范风险,但诸如此类的隐性壁垒也让许多机构在办理准入时遭遇一场拉锯战、准入成本陡增。”沿海某省份一私募机构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然而,随着《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的落地,上述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不久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座谈会,围绕“大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明确提出“坚持行业定位,逐步出清‘伪私募’”,倡导“坚持刀刃向内,切实改进登记备案工作”。基于现实,把好私募基金管理的“入口关”,建立适应私募基金行业发展的法律法规,尤其是通过加大处罚力度,加强私募基金登记等“源头”防控,已迫在眉睫。

  今年7、8月,湖南证监局对湖南兆富资产、湖南瑞启汇资产、湖南恒途投资、长沙乐观投资、长沙红森林资产等5家私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等。其主要问题包括备案信息不符合实际、没有给投资者进行风险评估、没有确保资金来源合法、合同资料丢失、没有进行适当性告知录音录像等。福建证监局对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福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豪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开出罚单,主要问题包括向投资者承诺收益、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基金产品未备案、未保存公司成立以来私募基金投资决策方面的记录等。

  11月22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公布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以下简称清单2019)明确了对私募基金行业的管理。其中提出,非金融机构、不从事金融活动的企业,在注册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原则上不得使用“基金管理”(注:指从事私募基金管理业务的基金管理公司或者合伙企业)等与金融相关的字样。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近十年来,中国私人财富市场总量增长了五倍,中国高净值人群总体规模已预计达到197万人,而且在可预测的未来仍然会保持高速增长的趋势。日前,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发布的私募备案登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注册地在江西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达到253家,管理人数量排名全国第14位、中部第二;江西私募基金管理人共管理基金632只,管理基金规模自今年1月底突破1400亿元以来继续保持增长,达到1539亿元,管理规模位居中部第二。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合规是私募基金的生命线。从私募基金的角度说,《清单(2019年版)》解决了私募基金的“注册难”痛点,私募基金行业的市场准入将更加透明公正,准入隐性壁垒将进一步消除,私募行业将进入规范、透明、高效发展的新阶段。当然,公司治理、募集、信息披露等合规成本也提高了。

  私募行业正本清源,确立负面清单制度,也是对私募基金行业的一次松绑。已有业内人士预判,随着那些合规有问题的私募基金会被严查乃至被淘汰,那些信用记录良好、内部治理稳健、具备专业投资能力的优质私募机构能获得更加有利的环境。在大力完善备案登记工作的基础上,提升市场准入、募资、退出、税收等环节便利化程度,形成制度红利,我国基金行业将拓展出健康发展的更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