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投资基金,私募基金公司管理规模
发布时间:2019-12-13

  公募基金单只基金的资产规模通常为几亿至几百亿元,股票池通常有几十至几百只股票。而私募基金单只基金的资产规模仅有几千万至几十亿元。公募基金在股票投资上受限较多,如持股最低仓位为6成,不能参与股指期货对冲等。而私募基金的仓位非常灵活,既可空仓也可满仓,且可参与股票、股指期货、商品期货等多种金融品种的投资。

  投资者可针对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报告内容与私募基金管理人通过其他方式或渠道披露给投资者信息的一致性进行评价。投资者如发现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协会备份的信息披露报告内容与该私募基金管理人通过其他方式或渠道披露的信息不一致的,请通过信息披露报告的评价页面点击“不一致”,并在评价说明列明具体原因。投资者如发现私募基金管理人存在违法违规情况的,可通过“私募基金管理人公示平台(”点击该管理人公示信息页面中的“投诉”按钮,在线填写并提交投诉信息;或将投诉相关文件邮寄至协会;或现场提交。邮寄或现场提交地址为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大厦A座25层,邮寄时请标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法律部收”。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虽然各地是为防范金融风险,但也存在矫枉过正的问题。”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雷继平补充道。而此次清单2019将私募基金行业管理纳入其中,其核心意义就在于将行业纳入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体系,通过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准入标准和监管举措,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将应属于市场主体的“自主权”赋予市场主体。“这对于真正从事私募基金业务的企业,市场准入将更加透明公正,准入隐性壁垒也会进一步消除。”北京股权投资发展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任鹏说道。

  清单2019规定,但凡在名称和经营范围中选择使用上述字样的企业(包括存量企业),市场监管部门将注册信息及时告知金融管理部门,金融管理部门、市场监管部门予以持续关注,并列入重点监管对象。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即便是真正从事私募基金行业的机构,同样也存在基金管理人信义义务意识不健全,信息披露制度不完善、资金募集过程中存在不合规等问题。解决行业“病症”需要内外共同驱动。对内而言,一方面是机构本身要不断加强自身合规诚信的展业意识、完善内控等;另一方面,则需要加快存量“伪私募机构”的出清。外部,则是需要监管带着行业走。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的规模达到9.38万亿元,占到总规模的70%左右,已经成为行业中坚力量;在协会存续登记的私募股权、创投基金管理人有14802家,管理基金数量达到35492只。

  私募基金是私下或直接向特定群体募集的资金。与之对应的公募基金是向社会大众公开募集的资金。人们平常所说的基金主要是共同基金,即证券投资基金。私募主要应用于具体投资操作的时间和空间判断上,作为提高投资分析 有效性和可靠性的重要补充。广义的私募基金除指证券投资基金外,还包括私募股权基金。在中国金融市场中常说的“私募基金”或“地下基金”,往往是指相对于受中国政府主管部门监管的,向不特定投资人公开发行受益凭证的证券投资基金 而言,是一种非公开宣传的,私下向特定投资人募集资金进行的一种集合投资。

  做好私募基金良性发展,要坚持差异监管,提升监管的精准度。将股权基金和证券基金区分开来,将创业投资基金同一般股权基金区分开来,将高风险机构、重点机构和一般机构区分开来,加强分类监管,突出重点,全面提升监管有效性和精准度。坚持发挥合力,支持行业创新发展。研究股权和创投基金管理人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的方式和路径,进一步优化创业投资基金“反向挂钩”政策。推动完善私募股权基金税收政策和中长期资金投资私募股权基金的政策规定。

  今年8月,厦门证监局也对厦门时位长信股权投资、厦门东方汇富股权投资、华尚股权投资、福建省同亨投资、厦门倍凡投资等9家私募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其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未对基金进行风险评级、未对部分投资者的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进行评估、未建立激励奖金递延发放机制、将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投资活动、基金未托管、未按约定向投资者进行信息披露等。

  

私募基金图
私募基金图

  
 

  投资者看合同时,要重点关注合同中是否明确提示投资风险、投资范围或投资标的,核实相关条款与宣传推介内容是否一致,是否托管,是否约定纠纷解决途径等。量力而行不贪小利。投资者要从自身实际出发,量力而行,对照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判断自身是否能够投资私募基金产品。在满足合格投资者标准的前提下,再选择与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产品。

  “虽然各地是为防范金融风险,但也存在矫枉过正的问题。”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雷继平补充道。而此次清单2019将私募基金行业管理纳入其中,其核心意义就在于将行业纳入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体系,通过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准入标准和监管举措,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将应属于市场主体的“自主权”赋予市场主体。“这对于真正从事私募基金业务的企业,市场准入将更加透明公正,准入隐性壁垒也会进一步消除。”北京股权投资发展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任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