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级基金

分级基金(Structured Fund)又叫“结构型基金”,是指在一个投资组合下,通过对基金收益或净资产的分解,形成两级(或多级)风险收益表现有一定差异化基金份额的基金品种。

它的主要特点是将基金产品分为两类或多类份额,并分别给予不同的收益分配。分级基金各个子基金的净值与份额占比的乘积之和等于母基金的净值。例如拆分成两类份额的母基金净值=A类子基净值 X A份额占比% + B类子基净值 X B份额占比%。如果母基金不进行拆分,其本身是一个普通的基金。

分级模式

股票(指数)分级基金的分级模式主要有融资分级模式、多空分级模式。债券型分级基金为融资分级。货币型分级基金为多空分级。

除了以上两种模式之外,还有瑞和沪深300、兴全合润、申万深成三个较为复杂分级模式的分级基金(见“发展历程”部分)。

融资型分级基金通俗的解释就是,A份额和B份额的资产作为一个整体投资,其中持有B份额的人每年向A份额的持有人支付约定利息,至于支付利息后的总体投资盈亏都由B份额承担。以某融资分级模式分级基金产品X(X称为母基金)为例,分为A份额(约定收益份额)和B份额(杠杆份额),A份额约定一定的收益率,基金X扣除A份额的本金及应计收益后的全部剩余资产归入B份额,亏损以B份额的资产净值为限由B份额持有人承担。当母基金的整体净值下跌时,B份额的净值优先下跌;相对应的,当母基金的整体净值上升时,B份额的净值在提供A份额收益后将获得更快的增值。B份额通常以较大程度参与剩余收益分配或者承担损失而获得一定的杠杆,拥有更为复杂的内部资本结构,非线性收益特征使其隐含期权。

根据分级母基金的投资性质,母基金可分为分级股票型基金(其中多数为分级指数基金)、分级债券基金。分级债券基金又可分为纯债分级基金、混合债分级基金、可转债分级基金,区别在于纯债基金不能投资于股票,混合债券基金可用不高于20%的资产投资股票,可转债分级基金投资于可转债。

根据分级子基金的性质,子基金中的A类份额可分为有期限A类约定收益份额基金、永续型A类约定收益份额基金;子基金中的B类份额又称为杠杆基金。

杠杆基金可分为股票型B类杠杆份额基金(其中多数为杠杆指数基金)、债券型B类杠杆份额基金(杠杆债基)、反向杠杆基金等。

分级基金约定收益

此类基金是所有基金理财产品中唯一可以在宣传上使用“约定收益率”做宣传的基金。即使是货币型基金,也只能使用过往七天年化收益率,而不能使用“预期收益率”“约定收益率”做宣传。有期限的约定收益基金往往受到达不到5万元银行理财门槛又需要高收益的低风险承受能力投资者喜爱。

有分级期限A类基金

此类基金有分级期限,到期A类份额与B类份额终止上市,或者终止分级合并成为LOF基金,或者按净值转换为母基金再次拆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新双盈A(000092)、季季添金(550015)、中欧鼎利A(150039)、德邦德信A(150133)等是永续循环存在的,但是他们定期折算是可以按照净值赎回或者按照净值转为母基金赎回,所以也属于有分级期限的约定收益A类基金。

场外定期申赎A类基金

此类子基金存在一个封闭期(一般是3个月或6个月),到期开放按照净值赎回,此类基金一般主要在银行销售,在证券公司也有代售。当约定收益率高于银行同期(3个月或6个月)理财产品利息,常需要进行配售;当约定收益率低于同期银行理财收益率时,就遭遇净赎回。

场内交易的有期限A类基金

场内交易的有分级期限约定收益A类基金参考交易价格=约定收益率÷同久期AA+至AAA级信用债到期收益率+净值-1元。由于期限确定,收益确定,因此有期限A类分级基金的价格波动很小,适合买入持有到期策略的投资者。到期折算是有分级期限和循环分级的分级基金到期A、B份额都按照净值折算为母基金。

场内有期限A类基金年化收益率计算:(到期净值-现交易价)/现交易价/剩余天数X365天X100%

永续型A类基金

此类基金分级期限是永久的,除了发生向下不定期折算能按净值得到大部分本金之外,定期折算是每约定周期的约定收益(A类份额净值超过1元的部分)定期折算为母基金份额赎回的形式获得。除了可以在场内交易之外,还可以和对应的B类基金份额按比例合并为母基金赎回。在母基金距离向下折算所需跌幅大于10%以上时,永续A类分级基金交易价对债券收益率、货币基金收益率、逆回购利率波动高度敏感。如果A类份额对应的B类份额有向下不定期折算条款,相当于对约定收益以及大部分(多数为75%)的本金进行担保,因此风险较低,类似于有担保高信用评级债券。此类永续A类相当于永续债,可以看成是“存本取息”。

低风险永续A类

因为有B类份额下折保障,目前其参考交易价=约定收益率÷当前10年左右久期AA+级信用债即期收益率+净值-1元。约定收益率高于债券收益率则溢价交易,约定收益率低于债券收益率则折价交易。例如,有甲A、乙A、丙A、丁A四个净值分别为1.01元、1.02元、1.03元、1.04元的永续A类基金,约定收益率分别是6%、6.5%、7%、7.5%,假设当前市场10年AA+债券收益率6.95%,则永续A类的隐含收益率就向6.95%看齐,甲A交易价=6%÷6.95%+1.01-1=0.873元,乙A交易价=6.5%÷6.95%+1.02-1=0.955元、丙A交易价=7%÷6.95%+1.03-1=1.037元、丁A交易价=7.5%÷6.95%+1.04-1=1.119元。

永续A类收益率 = A类净值 / A类交易价 x (本期利率 x 本期剩余天数 +下期利率 x(365-本期剩余天数)) / 365

高风险永续A类

此类基金份额相当于信用评级时好时坏,甚至本金受损的信用债。由于此类A金份额在对应B类份额净值≤阈值时与母基金同涨同跌成为指数基金,要承担母基金下跌亏损,在每年定期折算日净值低于1元都不能按时按量得到约定收益,甚至“本金”1元净值都要受损,不能计算隐含收益率,相当于约定收益无担保,存在像“11超日债”那样的信用违约风险,在B份额逐渐接近阈值点时,相当于信用等级越来越低,因此隐含收益率需要逐渐提高(价格逐渐下跌)。而母基金在阈值点下方的时候相当于债券信用违约,由于丧失折算分红,只能与B份额配对赎回退出,如果母基金跌幅越深,其名义净值越显得无意义。但只要母基金净值在1元之上,此类份额的信用等级和有B类下折担保的低风险A类信用等级相同。其交易价形成机制=相同约定收益率有下折A类交易价值X得到约定收益概率%+配对博弈价值X(1-得到约定收益概率%),配对博弈价值即母基金净值,而在母基金阈值点上下方不同涨跌幅距离得到约定收益的概率百分比呈正态累积概率分布函数(高斯误差函数)分布,母基金阈值点=(1+A份额累计应计利息+B份额阈值)/2,在母基金阈值点概率为50%。阈值点上方概率大于50%,下方概率小于50%。

杠杆B类基金

B类杠杆份额的杠杆原理:要理解分级指数基金B类份额份额杠杆、净值杠杆、价格杠杆。

许多人只知道B类基金称为杠杆基金,但是对于其的杠杆概念不清或者混淆,有的人把净值杠杆称为“实际杠杆”有的人把价格杠杆称为“实际杠杆”,要理解分级指数基金B类份额份额杠杆、净值杠杆、价格杠杆的概念和公式。

融资型分级:份额杠杆= (A份额份数+B份额份数)/B份额份数

净值杠杆=(母基金净值/B份额净值)×份额杠杆

价格杠杆=(母基金净值/B份额价格)×份额杠杆

多空型分级:份额杠杆=约定系数(如2倍、-1倍、-2倍等)

净值杠杆=(母基金净值/B份额净值)×份额杠杆

价格杠杆=(母基金净值/B份额价格)×份额杠杆

指数型母基金实时净值 = 母基金昨日净值 x (1 + 所跟踪指数涨跌幅x 仓位) (仓位一般为95%)

融资杠杆B类实时净值= (母基金实时净值 - A类净值 x A类占比) / B类占比= [母基金昨日净值 x (1 + 所跟踪指数涨跌幅x 仓位) - A类净值 x A类占比]/ B类占比

多空分级B类实时净值= 1 + (母基金实时净值 - 1) X 份额杠杆在母基金离向下折算点跌幅距离大于10%时(注:无下折的申万进取、银华H股B除外),1:1拆分融资型永续B类合理交易价=B类实时净值+1-对应A类约定收益率/市场认可收益率;4:6拆分融资型永续B类合理交易价=B类实时净值+2/3(1-对应A类约定收益率/市场认可收益率)。

截止2013年12月30日,市场认可的的A类收益率(隐含收益率)为6.7%-7%左右。

不定期折算又称为“到点折算”,分为向上折算(上折)和向下折算(下折)。发生向上折算时,A类的上折和定折相同,得到净值超过1元的部分以母基金份额得到的约定收益,B类份额净值超过1元的部分折算为母基金。上折对A类无影响,但会使B类恢复为较高的初始净值杠杆。假设B类下折为B净值≤0.25元,发生向下折算时,下折日B类净值0.242元,A类净值1.036元,母基金净值0.639元。则每1000份净值0.242元的B类,折算为242份净值1元的新的B类;每1000份净值1.036元的A类,折算为242份净值1元的新的A类和1036-242=794份净值1元的新母基金;每1000份净值0.639元的母基金折算为639份净值1元的新母基金。在接近下折时,原先溢价或折价交易的B类基金的溢价值或折价值会缩小到原来的四分之一。例如原先溢价值0.12元的B类,在净值0.25元发生下折时交易价就为0.28元,溢价值缩小为0.03元。原先折价值0.08元交易的B类,在净值0.25元下折时交易价就为0.23元,折价值缩小为0.02元。原先平价交易的B类,在发生下折时仍旧接近平价。

杠杆指基

除了少数股票型B类杠杆份额子基金不挂钩指数(合润B 150017、建信进取150037、银华瑞祥150048、消费进取150050、中欧盛世B 150072)以外,绝大部分此类基金都是杠杆指数基金。

有期限杠杆指基

有配对赎回机制的B类基金,其交易价由母基金净值和A类交易价来决定,B类基金交易价=(母基金净值-A类交易价×A占比%)×B的份额杠杆。A类折价交易则B类溢价交易,在即将到期时,变为平价交易。其中的瑞福进取,由于丧失中途与瑞福优先合并为母基金赎回机制,成为一支传统封闭基金。

永续型杠杆指基

此类基金随时可与A类份额合并赎回。根据配对转换机制,B类份额折溢价程度由A类约定收益率和市场认可隐含收益率决定,A类份额折价导致B类份额溢价交易。

杠杆债基

由于债券的波动不如股票巨大,此类基金在降息周期会因为债券价格上涨幅度放大涨幅倍数。大部分杠杆债基都是有期限的,永续型杠杆债基可以和对应的A类份额配对成母基金赎回。

有封闭期限杠杆债基

除了汇利B、聚利B、增利B、浦银增B的份额杠杆是固定的以外,此类基金的母基金多数是半封闭式基金,A类定期开放申赎。由于多数债基A类申赎费为0,债基B类实际承担了母基金的申赎费、管理费、托管费和A类的销售服务费。 如果银行、证券市场固定收益理财产品收益率高于杠杆债基对应的A类子基金的约定收益率,导致对应A类份额开放申赎后大量赎回,使得其份额杠杆变小,当A类份额都赎回,B类份额杠杆降为1倍成为普通封闭债基。

可交易永续型杠杆债基

此类基金中场内交易的可以随时和A类份额合并为母基金赎回,其份额杠杆是固定的。可以根据A份额和B份额的合并成本与母基金净值的折溢价进行申购拆分套利或合并赎回套利。

其中鼎利B和德信B的折算都是按照净值折算为母基金,相当于有期限,临近折算时交易价接近净值。而多利进取、互利B和转债B折算还是大部分或全部折算为自身,继续保持原有的折溢价状态。

杠杆基金交易套利

分级基金可以通过场内场外两种方式认购或申购、赎回。场内认购、申购、赎回通过深交所内具有基金代销业务资格的证券公司进行。场外认购、申购、赎回可以通过基金管理人直销机构、代销机构办理基金销售业务的营业场所办理或按基金管理人直销机构、代销机构提供的其他方式办理。分级基金的两类份额上市后,投资者可通过证券公司进行交易。永续A类份额是否值得购买的标准是隐含收益率,有期限A类的标准是看到期收益率;而B类是否值得购买的标准是母基金所跟踪指数的波动性、价格杠杆的大小、成交量大小(流动性)。

整体折溢价套利

由于母基金净值=A类子基金净值 X A类子基占比 + B类子基金净值 X B类子基占比,

AB合并成本=A类子基金交易价 X A类子基占比 + B类子基金交易价 X B类子基占比,

当母基金净值和AB合并成本再扣除申赎费用存在价差的时候,就可以进行申购母基金拆分套利或合并子基金赎回套利。

(1)当母基金净值>AB合并成本,即可在T日在场内按比例买入AB类子基金,T+1日进行基金合并操作确认后合并母基金,T+2后可赎回母基金。所以总共是T+2工作日。赎回费一般为0.5%(嘉实多利和德邦德信0.3%、中欧鼎利和国泰互利0.1%)

(2)当母基金净值 据2014年发布施行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开放式基金业务管理办法》,在上交所发行的分级基金的母基金和子份额均可申请上市交易。母基金和子份额之间可以通过分拆、合并进行配对转换,但仅有部分子份额上市交易的分级基金除外。分拆、合并申报数量应当为100份的整数倍,且不低于50000份(以母基金份额计)。上交所可视市场情况,调整分拆、合并申报的数量要求。当日买入的母基金份额,同日可以分拆;当日分拆所得的子份额,同日可以卖出,但不能合并。当日申购或通过转托管转入的母基金份额,清算交收完成后可以分拆。当日买入的子份额,当日可以合并,当日合并所得的母基金份额,当日可以卖出、赎回或者转托管,但不能分拆。

与对应ETF套利

折价套利:比如银华深100分级基金整体折价的时候,按照相同份额比例买入银华稳进(150018)和银华锐进(150019),同时卖出原有的(或融券卖出)等价值深100ETF(159901)。然后将银华稳进和银华锐进合并为银华深100母基金赎回,同时买入深100ETF(还券)。

溢价套利:比如申万菱信中小板分级(163111)或易方达中小板分级(161118)场内份额整体溢价,先场内申购一定数量的上述母基金,同时融券卖出等价值中小板ETF(159902)。然后将母基金拆分成中小板A(150085)中小板B(150086)或易基稳健(150106)易基进取(150107),卖出子基金份额,同时买入中小板ETF还券。

向下折算套利

分级基金折算是使得子基金份额获得可以按照净值赎回的母基金形式的分红,从而保证交易价能体现净值的价值。如果某分级基金在某一阶段的子基金份额都没有折算得到母基金的分红,对它们进行任何净值的赋值都是个“名义”上的数字,而不能得到实质性地兑现,例如在申万收益净值≤1元时候申万深成指分级没有折算,此时申万收益和申万进取两个份额净值都失去意义。折算分为到期折算、定期折算、不定期折算。多数B类份额不参与定期折算,只有双禧100、嘉实多利、南方消费、同庆800分级的定期折算B类份额在净值超过1元的部分也折算为母基金份额。由于发生下折的时候A类净值超过75%的大部分折算为母基金,而母基金可以按照净值赎回。因此原先折价交易的A类在接近下折时折价率减小(价格上涨),B类溢价率减小;原先溢价交易的A类在接近下折时溢价率减小(价格下跌),B类折价率减小。

向下不定期折算套利的前提条件是:1)由于A类子基金约定收益率低于市场债券收益率而折价交易,那些A约定收益率较高而溢价交易的A类下折时交易价会下跌;2)B类子基金有净值下跌到某一值时触发不定期折算条款;3)母基金距离向下折算点的跌幅要小于10%,且市场环境中母基金所跟踪的指数大概率会下跌超10%。当条件满足时,就可以选择买入A类子基金,或者场内申购母基金进行拆分,抛售B类子基金,保留A类子基金。等待B类子基金净值下跌到触发不定期折算而得到折算红利。如果大盘反弹,也有可能存在套利不成功的风险。

杠杆基金发展历程

股票型分级基金

2007年,第一支主动投资型分级基金国投瑞银瑞福分级基金(老瑞福分级)上市。由于当时没有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带杠杆的投资工具权证又被要求停止发行而逐渐淡出证券市场。因其稀缺性,造成带杠杆的封闭期五年的老瑞福进取在上市初期溢价交易。但是老瑞福分级的分级结构极其复杂,普通投资者对于其份额净值的计算难以理解。

2009年,长盛基金推出了长盛同庆可分离交易股票基金(老同庆分级),封闭期三年,按照4:6比例拆分为同庆A(150006)和同庆B(150007),同庆A每年获得5.6%的约定收益率,同庆B获取1.67倍的份额杠杆。其分级方式开创了融资型分级基金的先河。同年国投瑞银发行了开放式的瑞和沪深300指数分级基金,成为第一支可以子母基金配对转换的LOF指数型盈利分级模式分级基金,每年10月12日定期折算。相比主动投资型分级基金,其优点跟踪指数,各份额净值可以通过参照沪深300指数的涨跌幅计算出来,又可以通过配对转换进行套利。在此期间也有基金公司创新了其他模式。如兴全合润分级基金可称为类可转债模式、申万深成指分级基金可称为类优先股模式。

2010年,国联安基金公司在借鉴了老同庆分级的融资分级模式的简洁和瑞和沪深300指数分级的LOF型可套利的优点,推出了跟踪中证100指数的国联安双禧分级基金。并且第一个提出了杠杆份额净值0.15元向下折算保证约定收益份额的收益的概念。但因为其仍按照老同庆分级的4:6拆分的模式,双禧B的份额杠杆仍为1.67倍。双禧分级每三年定折一次,双禧A单利计息。银华基金又在双禧分级的基础上改进,推出深证100指数分级基金,AB份额比值改为5:5,并且A份额设为每年定折一次,B份额净值小于0.25元或母基金净值大于2元进行不定期折算,但是取消了B份额的定期折算。银华深证100指数分级基金大受欢迎,银华基金逐渐取代了长盛基金融资型分级基金霸主地位。此后的融资型分级基金都基本遵循这一模式进行5:5或4:6拆分。

2012年年初,证监会基金部出台《分级基金产品审核指引》,规定了分级基金为融资型分级基金。股票型分级基金初始份额杠杆不超过2倍,净值杠杆最大不超过6倍;债券型分级基金初始份额杠杆不超过3.333倍,净值杠杆不超过8倍。但此指引错误地规定合并募集的分级基金认购额不低于5万元,限制了场内规模的做大,遭到基金公司强烈反对,后放宽场外申购合并募集的母基金门槛至100元,但即使如此也对资产小于5万元的散户分拆套利制造了障碍,使得他们必须场外申购再转入场内分拆,延长了至少2个交易日的套利时间。9月银华等权90分级基金成为第一个触发向下不定期折算的基金。人们发现不定期折算相当于母基金1元的时候下跌37.5%就发生下折,而上涨100%才能上折,母基金净值上涨杠杆份额的净值杠杆会减小接近于1倍失去吸引力,对于杠杆份额显得不公平。  

2013年信诚沪深300基金通过修改合同,把触发向上不定期折算时的母基金净值设置为1.5元,使得母基金净值1元时只需上涨50%,B份额即可上折,此后新申报的分级指数基金上折都设置为母基金净值1.5元。而国泰基金公司在借鉴高约定收益会使A份额溢价而将房地产A、国泰医药A约定收益率设为一年定存利率+4%,从而使得分级基金容易整体溢价,并通过降低申购费为1%,申购费封顶1000元的门槛从500万元降低为100万元,以吸引申购套利资金源源不断流入。同时,基金公司在申报行业指数分级基金上下功夫,申报了金融(证券)、信息多媒体技术(TMT)、军工、食品等指数分级基金。

债券型分级基金

债券型分级基金面世时间较晚。2010年,第一支债券型分级基金富国汇利上市。采用类似老同庆分级的模式,按照7:3拆分为汇利A和汇利B,封闭3年,汇利A约定利率3.87%,汇利B份额杠杆3.33倍。两份额不可配对转换,同时上市交易。同年,天弘基金发行的天弘添利分级债基参照老瑞福分级基金创造了半封闭半开放模式:A份额每3-6个月定期开放申赎,不上市交易。B份额仍旧封闭,上市交易。目前大部分债券型分级基金都采用这种形式。这种方式使得A份额可以和银行6个月理财进行竞争,但是对于B份额而言就存在份额杠杆因为A份额的申赎发生变化的不确定因素。

2011年,嘉实基金借鉴了开放式股票分级基金的优点,设计推出了第一支开放式分级债基嘉实多利。它的杠杆B份额多利进取除了规定向下折算以外,还设计了当净值大于1元就参与A份额的定期折算以使B份额得到分红又恢复初始的高杠杆,当净值小于1元就不参与定期折算以保护高杠杆。可惜这一优点,在后续发行的开放式股票型或债券型分级基金中,只有转型后的新同庆中证800指数分级基金采用了这一优点。继嘉实多利之后,市场又出现了参照兴全合润模式到期A份额和B份额都转换为母基金再拆分为AB份额的开放式分级债基中欧鼎利、德邦德信。

2012年底,信诚基金在半封闭半开放式的基础上创造了一种新的分级模式:定期开放模式。A份额和B份额都定期开放,A份额每3个月(季季添金)或4个月(新双盈A)开放一次,B份额每年开放一次。这种模式解决了B份额存续期太长而长期折价,未到期前不能按照净值赎回的缺点。同时又让基金永续存在,省却了分级债基到期重新发行新基金接续。

2013年,随着银行利率逐渐市场化,银行理财产品利率水涨船高。使得挂钩基准利率的半封闭半开放式分级债基A类基金遭遇大量赎回,分级债B杠杆大幅降低,如何使得分级债A利率更顺应市场灵活变化,保证分级债B的杠杆成为各个基金公司新的课题。嘉实基金另辟蹊径,创造了A份额以美元募集的新兴市场分级债基,首期约定收益率2.6%,既满足了外汇理财需求,又降低了B份额的融资成本。而易方达聚盈A则大幅提高首期约定收益率至6%,从11月11日到13日15点在淘宝基金店上销售,首期卖出3.396亿元有效认购户数26245户,远超分级债A类同类产品的认购户数。

多空分级基金

2013年,在借鉴广发证券的多空分级集合理财产品的基础上,基金公司设计出了多空分级基金。多空分级基金有两类,一类母基金为指数型基金,每3份母基金可以按照1:2的比例拆分为1份1倍空份额和2份2倍多份额,或者每4份母基金拆分为1份2倍空份额和3份2倍多份额的子基金;另一类母基金为货币基金,它是将货币基金拆分为等份额的2倍多份额和2倍空份额,或者每3份母基金拆分为2份1倍空份额和1份2倍多份额以跟踪目标指数涨跌幅进行对赌,可以视为一个杠杆较低的迷你股指期货。

多空分级基金的多空份额的 份额杠杆=约定系数(如2倍、-1倍、-2倍等)

母基金为指数型的多空分级基金:

多空份额净值= 1 + (指数型母基金净值 - 1) X 份额杠杆

净值杠杆=(母基金净值/B份额净值)×份额杠杆

价格杠杆=(母基金净值/B份额价格)×份额杠杆

母基金为货币型的多空分级基金:

多空份额净值= 货币型母基金净值×(1 + 区间跟踪指数涨跌幅%×份额杠杆) (区间可为3个月、6个月、1年)

净值杠杆=(份额杠杆-1)/(1 + 区间跟踪指数涨跌幅%×份额杠杆)+1

价格杠杆=[(母基金净值×(1 + 区间跟踪指数涨跌幅%)/子份额价格)]×份额杠杆

与融资分级基金相比,指数型多空分级的多空杠杆份额的净值杠杆、价格杠杆计算公式与融资型分级基金相同,因此风险也与融资分级的杠杆份额风险相同,但是做多杠杆份额和做空杠杆份额都不需要支付融资成本。并且可以通过同时持有一定比例的多空份额可以达到对冲风险、套保的作用。基金公司申报的多为跟踪沪深300指数、中证500指数的多空分级基金。大成、嘉实基金更进一步,设计出了多空分级ETF,使得套利更高效。证监会基金部在年末出台的《多空分级基金产品注册指引》中,规定了“多份额”与“空份额”的初始份额杠杆绝对值不超过2倍,最大净值杠杆绝对值不超过6倍。定期折算周期不能小于3个月。但是规定了参与门槛50万元,进行套利的拆分合并的门槛50万份,又规定了不定期折算后得到的母基金自动赎回而不是自动拆分。多空分级基金的风险不比传统融资型分级基金风险大,设立如此高门槛,不利于散户参与做空,与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相比毫无竞争优势,与市场普遍期待的“为散户提供做空投资工具”存在巨大落差,因此引起较大争议。

杠杆基金认识误区

1、认为分级基金都是高风险。分级基金实际上分为具有约定收益的A类份额和具有杠杆效应的B份额。A类份额是风险较低的。由于中国证券市场发展不完善,证监会只要求券商在客户交易股指期货、权证、创业板的时候签署《风险揭示书》进行风险揭示,而未要求券商制作《杠杆ETF、分级基金杠杆份额交易风险揭示书》,没有要求券商对投资者对杠杆型基金产品进行投资者教育和风险测评,只一味地在《分级基金指引》要求场内申购母基金门槛5万元的“懒政”来限制投资者,却不限制投资者交易B类分级基金,引发不了解分级基金原理的持有被下折的银华鑫利、银华鑫瑞、资源B的投资者投诉基金公司“分级基金高风险、欺诈”。事实上除了没有B份额下折作为担保的A类(申万收益、银华H股A)之外,其他永续型A类份额的风险不高于AAA级信用债,甚至可与国债相同。

2、认为所有A类分级基金都保本保息。实际上,根据分级基金合同条款,俗称“保息”的约定收益一般都是折算为等值母基金通过赎回的方式得以保障。对于有期限的A类分级基金,到期净值“本息”可以全部折算为母基金赎回,但折算为母基金后母基金本身净值波动,需要承担转型停牌期的母基金涨跌风险,是不“保本”的。可以在到期前2-3个月卖出A类基金锁定本金和约定收益。而对于永续型约定收益A类分级基金,由于是永续存在,当A类约定收益率低于市场债券收益率时,则存在本金折价交易风险;在A类约定收益率高于市场债券收益率而溢价交易时,一旦发生向下折算,也会遭受原有溢价值的75%受损的风险。如果A类基金对应的B类基金没有向下折算条款(申万收益、银华H股A),则更会出现约定收益“打白条”的风险。

3、对于母基金是LOF的分级基金的子基金错误看成是封闭基金。错误地认为单独的A类或B类应该折价。实际上母基金是LOF的分级基金,子基金也视为开放式基金,只不过子基金是母基金的一部分,因此子基金价格必须符合 A类子基价格XA类占比+B类子基价格XB类占比=母基金净值。如果A份额溢价,则B份额折价;反之A份额折价,B份额溢价。若母基金是封闭基金、半开放半封闭基金,子基金才被视为封闭基金,如瑞福进取、汇利A汇利B等。

4、错误认为B类杠杆基金的溢价率和杠杆率存在线性(正比)关系。实际上对分级基金而言,分级基金的优先份额和进取份额上市交易后,由于A类子基金的约定收益与市场上债券收益率的差异,导致A类子基金的折价或溢价交易,又由于有开放式分级基金的份额配对转换机制可以进行整体折溢价套利。进而决定了B类子基金的溢价或折价交易。例如A约定收益率高于市场认可利率的房地产A、医药A、建信50A份额溢价交易,因此对应的房地产B、医药B、建信50B这些B份额即使杠杆率再高,也仍旧是折价交易。

如果投资者基于市场好转的预期,有可能超过合理折溢价的高价格买入B类基金。当市场上B类子基金的交易价超过了其合理折溢价的值的时候,就会对整体的AB合并成本高于母基金净值过大而引发大量资金套利的风险。对于封闭式分级基金,由于没有配对转换机制,B类基金的交易价过高,在临近到期日时存在交易价回归净值的交易风险。